民航局:29日起恢复湖北除武汉外机场国内客运航班


3月23日,西班牙自媒体上流传一条视频让人泪奔。一位中年男性医生在视频中哭着说,他已经将一些老人的呼吸机拔掉给年轻人使用,他于心不忍,这对他的医德教育是很大的冲击。不过,西班牙《20分钟报》24日报道称,医生有权决定将医疗资源优先给对社会有贡献的病员。也就是说,老人患者已经被医院边缘化。有的医院甚至不收老人病患,导致出现养老院里活人和死人“同居”的现象。

日本政府及社会各界向老年人发出呼吁,要求积极预防疫情。3月5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向老年人介护机构、残障人士护理机构和保育所等设施,一次性投放2200只可以反复洗涤和使用的口罩。大阪府政府则给每位老人发放三只布制口罩。为切断传染路径,许多设施采取禁止入居老人与外部人员会面的紧急举措,并且对设施内进行每天3次消毒。为消除家属的担心和顾虑,这些介护设施通过传递照片和信件的方式帮助入居老人和家人保持联系。

“我们的急诊室就像培养皿”,美国纽约州蒙蒂菲奥里医疗中心的护士本尼·马修周四得知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他很担心传染给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女儿。

对于日本这样一个老龄化严重的国家来说,新冠肺炎疫情无疑是严峻考验。以往每天白天,东京大都会及各大城市的百货商场可谓“老年人的天下”,他们是购物“主力军”,商场里的咖啡厅、自助餐厅更是被老年人“一霸天下”。现在,不再有“白发如云”,而是“门前冷落车马稀”。

据统计,西班牙被感染的病患70%以上为65岁以上的老年人,65%的死亡病例不小于80岁。这意味着大部分医疗资源要花在老年人身上。但在81岁的退休护士玛丽亚看来,救死扶伤是医护的天职,岂有老人可以先死、年轻人得到丰厚医疗资源之理?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即便是医疗资源留给年轻人,你怎么知道这个年轻人一定会对社会有贡献,而不会成为罪犯?退休老人拿国家退休金的确带来养老金的负担,但这是白给的吗?

“少出门”,是防控疫情的“法宝”之一。但是,日本对此进行推广以后,发现许多老人整日在家看电视,几乎隔绝了与外面的来往,两三周后,他们走路时已经摇摇晃晃了。日本老年医学会认为,每位老年人在两周内不行走活动带来的肌肉量减少,相当于通常情况下7年的肌肉减少量。因此,该会建议居家老人不要久坐看电视,至少在插播广告期间要站起来活动;在家要做广播体操;天气好时要外出散步,但不要去人多的地方;每日三餐要保持营养等。

意大利:“一代老年人的逝去”

据仙林街道党工委书记孙金娣向媒体介绍,截至目前,街道累计有涉外集中观察者306人,其中已解除149人,仍在集中隔离观察的157人;累计居家隔离观察378人,已解除205人,仍在居家隔离观察173人。累计684名“老外”享受到了“包保服务”,一户一个工作组对口服务,让仙林外防输入的工作“忙而不乱”。

令社会震惊的军队发现被遗弃老人死在床上的情况,就发生在养老院。西班牙约有5400家养老院,大部分为私营,住了37万老人。在马德里,至少1/5的养老院已出现感染病例,令情况复杂的是,不少照顾老人的护工被感染,不得不回家隔离。

但另一道风景线开始夺人眼球。当日本出现对口罩、消毒液、手纸的“抢购热”后,老年人成了排队购物的主力军。连日来,《环球时报》记者在东京许多药妆店、超市门口,看到一头白发的老人排着长长的队伍,为儿女、为孙辈“抢购”。